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雪糕大结局在线阅读 花都御医免费阅读

    雪糕大结局在线阅读 花都御医免费阅读

    雪糕是小说《花都御医》中的角色,该部小说的作者皇昏的文笔清新流畅,让《花都御医》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,雪糕在其中的故事线有明有暗,每一章节都承前启后,环环相扣,一起来看穆峰小说《花都御医》吧。 第17章 姐妹要相见穆峰坐在椅子上面,大腿翘着二腿,慢悠悠......

    第17章 姐妹要相见

    穆峰坐在椅子上面,大腿翘着二腿,慢悠悠地说道“第一,前往女方家,若是有拉手及以上的行为,需要另外支付现金。

    “拉手的话,是我吃亏好不好。许文清怒视着穆峰,可穆峰根本就不为所动。

    “第二,需要相互喂饭的话,需要额外支付费用。

    许文清气鼓鼓地瞪着穆峰,知道现在反驳也没有用,只能是低头写着穆峰的条件,心里面却是将白纸想成穆峰,恨不得用笔尖将穆峰给扎死。

    “第三,晚上不同意留宿在女方家里。

    “第四,如果女方强行要求发生行为,这个免收费用。

    “……

    许文清恨不得将穆峰的嘴巴给撕烂,什么羞人的事情都从他的嘴里蹦跶出来,她快随地写着合同,不知不觉,已经写到了第八条。

    “第十条……

    “穆主任,现在才第九条。许文清说。

    “我先说第十条,有什么不妥吗。穆峰懒洋洋地说道。

    “这个第十条嘛,如果有什么补充的话,可临时补充上去,一切解释归穆峰处理。

    “你这个是霸王合同。许文清将笔拍在了桌子上。

    “那你可以不签。穆峰说。

    “第九条是什么。许文清咬牙切齿地问道。

    “第九条,在下班期间,许文清需要照顾好穆峰的一切合理性需求。

    啪!

    许文清又将笔拍在了桌子上,生气地看着穆峰说道“你把刚刚的话……

    “你这个小丫头,年纪轻轻,思想就那么龌蹉,哎……我真是看错你了。

    穆峰满脸惋惜地说道,“对于你的反应,我很痛心,我想说的是合理需求,没想到你竟然误解了我的意思。

    “就这么多吧,签个字,下班的话,我就陪你回去。

    穆峰大腿翘着二腿,“别想着换人,你敢换人,我就去告诉你爸妈,不光我们是假的,你新找的也是假的。

    “穆主任。许文清站起身来,生气地看着穆峰,冷冷地说道,“有没有人说你很贱。

    “不好意思,没有。穆峰挺起了胸膛,自豪地说道。

    “因为大家一般都说我真贱,没人用那么轻的语气,简直就是羞辱我。

    “你这个到底有什么好自豪的!

    许文清气的跺跺脚,低头将名字签在了白纸上,急忙跑了出去,再跟穆峰待在一起的话,她简直就是快要疯了。

    “哎。

    穆峰拿起纸张,看着许文清娟秀的字迹,满脸感慨地说道“看来当小白脸也不容易,总算是能有点钱了,该死的老头,出门就给我两百块,诅咒你偷看寡妇洗澡被抓到……不对,祝你长针眼!

    ……

    许氏集团。

    沈墨浓坐在办公室里,低头在文件上面写着东西,只是写着写着,她就下意识地写出了一个‘穆’字,看见这个字,沈墨浓放下水笔,揉了揉脑袋。

    一天了。

    她的脑海中,从早上到下午,全部都是穆峰的事情,说句实话,她其实没有那么淡定从容,毕竟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身子,稀里糊涂就给了一个小男孩。

    至少在她的眼中,穆峰是一个小男孩,因为沈墨浓从二十岁就开始接手公司的事务,在商场摸滚打爬了五年,怎么也不是普通年轻人能够比拟的了。

    只是。

    想到昨天的事情,沈墨浓的嘴角还会微微翘起。

    第一次打架、第一次逃跑、第一次去吃大排档、第一次喝那么劣质的酒、第一次住那么差的酒店…..…

    太多的第一次定格在了昨天,只可惜,永远留在了昨天。

    “叮铃铃——

    右侧的座机响了起来,沈墨浓揉了揉太阳穴,拿起电话说道“喂。

    “墨浓,今天什么时候下班啊。许卫国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,声音里充满了慈祥,可听在沈墨浓的耳朵里,有种说不出的刺耳,这种关怀,她宁可不要。

    “文清已经给我打过电话了。沈墨浓说,“我这边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,叔叔您放心,我绝对不会耽误给您们许家赚钱的。

    “什么我们许家不许家的,你不也是我们许家的人。许卫国声音带着一丝怒火,“还有,我是你爸,不是你叔叔!

    “不好意思,我姓沈。沈墨浓淡淡地说道。

    “若是没别的事,那我就挂了,晚上你放心,我绝对不会给你们许家的人丢脸,绝对让那个未来的妹夫满意的。

    “你是不是想气死我!许卫国怒道,“晚上早点回来,你妈做了你最爱吃的菜。

    “卫国……

    啪!

    电话里面响起了许卫国的妻子,何兰的声音,只是刚说两个字,许卫国已经将电话挂掉了。

    沈墨浓面无表情地挂掉了电话,想了想,她一边看着时间,一边拿起电话,按了一下秘书的电话。

    “帮我买去一块表,劳力士或者格拉苏蒂的牌子,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戴的,下班前给我送到办公室来……还有,晚上的会议取消。

    啪。

    挂掉电话,沈墨浓靠在老板椅上,抬头望着天花板,有时候,她真的想要放掉一切,还像昨晚那样疯狂着,只是她终究还是过不去那道坎。

    秘书办事效率很快,立刻是送上来了一块劳力士的手表,沈墨浓打开盒子看了看,满意地点点头。

    对于家里的人,沈墨浓对待父母没有太多的好感,但是对待许文清,那是真的疼爱。

    虽然不知道许文清为何那么草率的结婚,但既然是见妹夫,那总得要送一份礼物。

    这一块手表,自然就是她想送的东西。

    看了看时间,已经到了下午五点半,沈墨浓简单收拾了一下,快步向着外面走去,尽管身体还有些疼,但是她不希望让别人发现什么。

    在沈墨浓离开公司时,许文清也是偷偷地跑到了办公室里,见穆峰正在睡觉,她急忙是拍了拍穆峰的肩膀说道“穆主任,下班了。

    “哦。穆峰打了一个哈欠,白天看了六个床位的病人,也就没有多少事情,没想到醒来就下班了。

    他伸了一个懒腰,却是看见许文清满脸期待地看着他,瞬间,穆峰意识到许文清如此殷勤的目的。

    “你……

    就在穆峰准备说话时,外面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,一名戴着蓝色口罩的小护士,满脸焦急地说道“穆主任,不好了,有患者家属在病房闹事,还动手打伤了胡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