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当前位置: 首页 > 书荒求小说主角是相亲后大佬非要和我闪婚的小说

    书荒求小说主角是相亲后大佬非要和我闪婚的小说

    昱墨创造出了这部《相亲后大佬非要和我闪婚》,昱墨文笔巧妙,读下来给人一种酣畅淋漓之感,情节十分精彩,字字珠玑,能够把鹿溪商礼的情感和剧情衔接的天衣无缝,杜绝一切俗套,《相亲后大佬非要和我闪婚》亲妈为哄新男友开心,竟以死相逼要鹿溪嫁给男友不学无术的儿子。鹿溪忍无可忍,相亲当天闪婚陌生男人。本以为是场心照不宣的协议婚约,可婚后发现老公体贴入微,不仅为她排忧解难,每月所赚工资更是全都花在她身上。为防止老公过早破产,鹿溪决定发奋图强,和老公来一场双向奔赴的你养我我养你。直到有天,靖城热搜,亿万首富要为爱妻举办盛世

     

    第1章 相亲对象看不上我,却突然求婚

    “抱歉,我觉得我们不合适。”

    靖城豪华餐厅,鹿溪对面的英俊男人礼貌客套的宣判着相亲结果,显而易见,他没看上鹿溪。

    “我知道。”鹿溪放下刀叉,这顿吃得很满足,她慢条斯理擦了嘴,才笑着对男人说:“你一来我就知道我们不合适,不过帅哥,真就一点机会都不给吗?”

    妈妈以死相逼,要她嫁给妈妈男朋友的儿子王军,王军她远远见过一次,随地吐痰,脸红脖子粗的大声咒骂咖啡那么贵怎么不去抢钱,还诅咒店家明天就倒闭。

    她也没办法,妈妈和这个新男朋友打得火热,一副神魂颠倒走火入魔的样子,她如果不想办法自救,妈妈绝对会割腕跳楼逼她就范。

    只可惜她病急乱投医,想以相亲这个快速通道把自己嫁出去的愿望失败了。

    果然,男人绝情的很,“抱歉。”

    像他这种长得好看,工作稳定的白领人士,就算要找,也是找门当户对。

    鹿溪很遗憾,心口泛上酸意,但她宽慰自己,没关系,再找下一个就是了。

    就在她准备走人时,男人手机响了,他接起,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,他眉头猛然一拧,那张棱角分明过分优秀的俊脸也逐渐难看起来,“一定要这样吗?”他咬牙切齿,怒到极致,竟然笑了起来,“结婚是吧,好,很好,我会让你们如愿的!”

    男人挂了电话后一把拉住已经起身的鹿溪手腕,“你介意嫁给我吗?”

    鹿溪被他眼底孤注一掷的神色给吓住,她被他拽得跌坐回去,“嫁、嫁给你?”

    一小时后,两人从民政局出来。

    鹿溪低头看着手里的红本本,整个人还犹如飘在半空,她难以置信,她竟然结婚了!

    “今晚就搬到我那里,你东西多吗?”男人询问的声音传来,鹿溪抬头看着他那张好看到让人眩晕的脸,脑子里还晕乎乎的,她不由又打开结婚证细看了一会儿,红底白衬衫,她的旁边就是他,两人靠得极近,是真的夫妻。

    “……不多。”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,结婚这个事实让她的心慢慢沸腾了起来,有个声音告诉她,妈妈再也没有理由道德绑架她了,这么多年,她终于从至亲又让她无比窒息的血液里挣脱出来了。

    “需要我帮你搬吗?”男人可能看她懵懵的,小脸上神色变来变去,他突然笑了下,打开自己的结婚证,放到她面前,黑眸晶亮地问:“知道你的丈夫叫什么吗?”

    丈夫……

    鹿溪小脸一红,呼吸都急促了起来,她就近瞧着持证人边上的两个字——商礼。

    商礼,她闪婚的丈夫叫商礼。

    “不、不用。”虽然心情非常激动,但她没忘记先前相亲时他对她的嫌弃,他明明没有看上她,或许是后来接的那个电话让他做出了冲动的决定。

    可不管怎么样,她想尽快结婚的愿望达成了。

    她不求爱情不求物质,她只想有个名正言顺的理由离开妈妈,这么多年了,她对妈妈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。

    “谢谢你。”她眼里泪花闪烁,很感激商礼的援手,哪怕他并不是出自本意,可她依旧感激他的雪中送炭。

    “我还是帮你搬吧。”商礼对她的感谢只是淡淡一笑,两人一前一后来到黑色宝马前,“你住什么地方?”他问。

    鹿溪看着一尘不染的黑色宝马,这款车型,二百万起步吧?她心想商礼就算工作稳定,应该也买不起这车吧?或许是借的吧。

    那她坐上去就得更加小心一些,可别给人家弄脏了。

    “康桥小区。”她打开后座的门,刚要上去,就被商礼叫住,“坐前面。”

    她惊讶,来的时候她也是坐后面的呀,不是说男人的副驾驶一般不给女人坐的嘛,就算这不是他的车,但开车的人是他呀!

    “快点!”商礼蹙眉催促。

    鹿溪收起胡思乱想,关了后门走向副驾驶门,坐进去后,商礼已经系好安全带了,他侧脸冷峻,睫毛很长,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微抿,他正低头鼓捣导航,“哪个路的康桥小区?”

    “莲、莲山路。”

    “也不是很远。”他嘀咕。

    鹿溪坐在这个全然陌生的车里,多少有些拘谨,她努力放松自己,不想让商礼看出她的不自在。

    夏日下午的桥上车水马龙,微风轻拂湖面,碧波荡漾,车内开着空调,温度适宜,鹿溪缓缓将脑袋靠在座椅上,侧眸打量匆匆而过的街景,右手一直捏着结婚证,直到微凉的汗水湿透手心。

    她结婚了。

    念头刚起,她就忍不住偷看开车的商礼,挡风玻璃上直射而来的太阳光刺进她的眼睛,虽然很快红绿灯的时候商礼就伸出长臂将挡板放了下来,可她还是晕眩,不真实的感觉那么明显,她竟然嫁了个这么好看的男人。

    他估计有190了吧,那么高,腿那么长……

    康桥小区是鹿溪上半年搬来的,因为妈妈新找的男朋友三天两头登堂入室,有时候还要过夜,她接受不了,不顾妈妈阻拦,执意搬到外面。

    就因为这事,妈妈喝了安眠药自杀,她不是存心寻死,她只是想吓她,以此告诫她不要试图脱离她的掌控。

    可鹿溪已经忍无可忍,尤其在母亲再次以死相逼,要她嫁给王军时,她彻底绝望。

    “在几楼?”宝马什么时候停下鹿溪都不知道,直到商礼问她。

    “你不会是后悔了吧?”商礼半眯着眼睛盯着她看,细细打量,他告诉她,“我不喜欢出尔反尔的人。”

    鹿溪反应过来后立马摇头,“没有反悔,怎么可能!”他救她于水火,她感激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反悔。

    “在6楼,东西不多,我很快就收拾好,你、你就不用上去了吧。”她租的房子很小,而他从头到脚体面优雅,她怕他嫌弃。

    闻声,商礼扭头盯着鹿溪看,鹿溪受不了他洞悉一切的目光,没一会儿就面红耳赤败下阵来,如果他不嫌弃的话,那……

    “公司有事,我要开个视频会议,你上去收拾吧。”商礼收回视线,不动声色化解了她的尴尬。

    鹿溪跑上楼后,马不停蹄收拾起来,商礼耐心等待,不到半小时,鹿溪就拉着两个行李箱下来了,东西少得令人意外。

    “走吧。”她语气轻快地冲商礼笑了笑,终于,她要自由了。